欢迎来到租车公司!
长治
切换分站
当前位置:长治租车公司 > 长治热点资讯 > 长治租车动态 >  岛外出租车生存状况调查 的哥:我们统一不打表

岛外出租车生存状况调查 的哥:我们统一不打表

发表时间:2021-04-23 16:04:21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浏览:次   【】【】【
掐指算来,厦门岛外四区投放出租车运营,至今已三年半时间。但种种迹象表明,出租车到了岛外,似乎仍“水土不服”。在摩的、面的、黑车的三面夹击下,岛外出租车在困境中求

  掐指算来,厦门岛外四区投放出租车运营,至今已三年半时间。但种种迹象表明,出租车到了岛外,似乎仍“水土不服”。在摩的、面的、黑车的三面夹击下,岛外出租车在困境中求生存,也催生了一种很“另类”的运营模式:载客几乎靠等,要价几乎靠喊。

  近日,记者奔赴岛外各区,体验并调查了集美、海沧、同安、翔安尴尬而又煎熬的生存现状。

  到站乘客多被黑车拉走地点:集美北站

  几名的哥在等客处干等着,或许久了憋闷,陆续下车来递烟闲聊着。

  “小兄弟,回岛内还是去同安?”看到记者拎着公文包走过来,一名的士司机径直走过来揽客。

  “去第三医院多少钱?”记者探问着。

  “60块,这已经是最低的价啦。”

  得知记者身份和来意后,一位浔美出租车师傅立刻就嚷嚷开了:“为了这事,我还打过市长热线呢。”这位司机师傅打热线说的事情,就是指大量“黑车”屯聚集美北站和的士司机“抢”客一事。

  一个中年的士司机告诉记者:一般2个小时左右,就会有一班终点火车抵达北站。令人气愤的是,周边有不少黑车会掐准火车到站时间,然后一窝蜂地来到出站口吆喝揽客,有时一来就是几十部黑车,而这些正规牌照的的哥,好不容易等到的乘客大多被黑车低价拉走了。

  喊价要比打表来得划算地点:同安汽车站

  “去翠峰温泉多少钱?”记者问。

  “40块。”同安康众出租车一位司机答。

  “不打表吗?”

  “你给个价,合适就走,我们这不打表。”

  七八辆同安康众出租车停在同安汽车站外,的哥或玩手机或看报纸,不时朝出站乘客喊话:“去哪啊?给个价,不会要你贵的!”

  为何不打表?一名康众司机给了句话:打表哪能赚得到钱?

  这位司机诉苦说:在同安,打的的客源本来就少,他们回程几乎都是空车;如果打表,扣了油钱、租金等费用,得亏本。这位的哥以去翠峰温泉为例———大概10公里的路程,打表的话可能也就20多块钱;不打表,靠喊价还能多赚10来块。

  “要是我空车跑回来,不也得一样消耗油钱啊?”另一的哥听着也凑上来附和了几句,然后将烟蒂扔地上使劲踩了踩,皱着眉头嘀咕着。

  四区的士扎堆集美揽客地点:集美汽车站

  记者赶到集美汽车站时,毗邻汽车站出站口旁,20多辆岛外各区的出租车排在路边等客,挤占了本不宽敞的公交通道。

  “去集美后溪中学,能打表吗?”记者接连询问了几名的哥,得到的回复均为“30元”。一司机问了句:“小兄弟是外省的吧?在厦门岛外打的,我们统一不打表。”记者嫌贵,但连问了7辆车,仅有一司机同意打表。

  在岛外四区,数集美打的的客源最多,这是岛外四区浔美、海旅、康众、翔安出租车司机的共识。“很多人都会在集美下车,然后转车去岛内外各区。”一名在集美汽车站外等客的翔安的哥说。这个说法,得到了其他的哥的认同:集美高校也多,大学生回家返校拎着大包小包,大多会选择打的。

  因此,集美汽车站、集美北站成了岛外出租车“集结”揽客的重要地点。“至少有300辆岛外的士在集美揽客。”这是几名岛外的哥一致的看法。据了解,岛外四区,每区约有100辆属区出租车。也就是说,七成多的的士都在集美揽客。

  采访中,据翔安出租车司机透露,翔安等客点多为新店、马巷两车站,而海沧的士大多徘徊于新和未来海岸周边。

  赚钱账本

  月收入仅为岛内同行的一半

  每辆出租车,每月需交付给公司的钱额不太一样,但相差无几。车辆稍好点的,每月要交八九千元;车辆稍次的,也要交将近7000元。

  一般情况下,两个司机分白班和夜班合开一辆出租车,每人平摊约4000元租车成本。这就意味着,扣掉成本,一名司机每天得赚130元才能“保本”。不打表,光靠喊价,每趟价格初估会比打表高出三分之一左右,不少受访的岛外的哥坦白地告诉记者:就靠这差价赚钱了。

  在集美汽车站,一名老的哥算了笔账:运气好的话,一个白班下来,能赚到四五百元;运气不好的话,一天下来才百余元,这也正常。问起每月纯收入,几名司机的回答大同小异:能有2000块就不错了,而这收入,约为岛内的哥的一半。

  实际上,不打表,并不代表着岛外的哥在赚黑心钱,实在是形势所逼。

  在同安汽车站,记者询问打车到第三医院多少钱,一名康众的司机笑着说了句:“要坐我车,不打表至少得20元。”随后,该司机又加了句:“你外地人吧?去第三医院的公交多的是,就几站路,10分钟就到了,没必要花这冤枉钱。”由此可见,这位司机并没有因为记者“不认路”而宰客。

  岛外四区出租车,如何走出运营困境,以求破茧重生?记者将持续关注事态进展。

责任编辑:互联网